经典案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
经典四次婚外情调查案例

经历一:模特二奶
    在我曾调查出的一百多位二奶中,最漂亮的就是艳了。认识她是因为那天来了一位40岁左右,体态臃肿的女客户,要求查她的丈夫在外面有无“情况”。
    看了她带来的她丈夫的相关资料——45岁,广州某投资公司老总,身家千万,再看看她典型的黄脸婆形象,我内心就叫道:“完了。”
    我带着一个助手,用一辆车,一架红外线望远镜,一台数码相机,历时半个月,发现了她丈夫的蛛丝马迹:他包有一个二奶,二十出头,高挑丰满,皮肤白皙,长发披肩,水汪汪的大眼睛,还有两个小酒窝。
    随着调查的深入,我发现了更让人惊奇的事情:这位二奶叫艳,是广州市娱乐圈的模特,上过杂志封面,拍过化妆品广告。她除了与我雇主的丈夫有关系外,同时还是另三位资产雄厚的中年男老板的情人,即:艳分别充当着四位男人的二奶、三奶或是四奶。 当我把搜集到的证据递给那位女雇主时,她义愤填膺,恨恨地说要联系另外三个男人的夫人,揭穿莲的真面目,联袂把“狐狸精”赶走。
    她们是怎么把“狐狸精”赶出广州的,我不清楚。但艳临离开广州时,竟找到了我。她说她并不恨我,她从当别人二奶那天起也早料到了会有今天。她说她要生存,要时装要美容要风风光光生活在上流社会,贫穷的家庭帮不了她,她只能利用父母赐予她的美貌了,她说她只是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罢了,别人出钱,她出身体,很公平。 身边都是些中年男人,你爱他们吗?我问。有钱才有资格谈爱情啊。她说。

经历二:
    廉价的情人 她五十多岁,是城市低保户,找到我要调查她丈夫有无包二奶时,我有些吃惊。因为她根本出不起调查费,请调查公司出手,最便宜的一个星期也要3000元,半个月6000元,如果情况特殊,价格还要高。她不住哀求,我于心不忍,答应了帮她调查,只收少许成本费。
    她丈夫是一个单位的看门人,55岁,姓张,街坊都喊他张老头。张老头每天晚上7点出门,走两站路,到一家私营加工厂当看门人,晚上就睡在门房里。第二天早晨8点别人上班,他下班,回自己的家休息,他每月工资是1000元,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,还要养一个脑瘫的三十岁的儿子。
    跟踪了三天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,我有点丧气了,换谁都不相信这种家庭的男人还有闲心和闲钱在外面拈花惹草。可是第四天,我发现了情况:张老头半夜1点的时候穿上衣服,锁好工厂大门出去。五分钟后,他敲开了一间低矮的平房的门,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多岁体态丰满的少妇……将近黎明时,张老头穿戴整齐钻了出来,沿来路返回。
    那位少妇是外地人,几年前嫁到广州,丈夫吸毒,后来犯抢劫罪,进了监狱,儿子被公公婆婆带走了。她没什么技能,一直靠打临工养活自己。张老头认识她以后,每月给她一些零用钱,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,每周都要相会一次,时间是半夜。
    若不是亲眼目睹,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么花费“低廉”的包二奶的事情。而且,我佩服张老头妻子的敏感。而我最奇怪的是,张老头每月按时把1000元工资交给了家里,怎么会有多的钱呢?直到有个白天,我在暗处观察张老头时,发现他和收废品的咕哝了半天,卖给对方一大包废纸废铁什么的,我才恍然大悟。哭笑不得。

经历三:
    永远的遗憾 她叫安妮,是一位单纯漂亮的女孩子,与男友小枫相恋五年,已经订婚,将于下月步入婚姻殿堂,但最近她发现男友经常失踪,约会也常迟到,仿佛忙得不可开交。于是安妮找到了我,她说,我不想不明不白的结婚,我一定要弄清楚他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,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。
    安妮提供的资料很详细,我没费什么劲,就把小枫的事情查清楚了。原来,小枫这段时间在照顾一个刚做完手术的女子,每天为她在饭店买了煲的汤,和各种营养品、水果,在病床前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,为她洗换下来的衣服,给她读报,陪她聊天。 当我把调查结果给安妮时,她看着小枫弯腰为那位女子喂饭的照片,脸都气绿了,当即表示要悔婚,与小枫分手。
    可是一个月后,我接到安妮的电话,她伤心地说,我真后悔当初去找你。原来那女孩是小枫的朋友,刚被男友抛弃,检查时发现有了宫外孕,小枫本想和安妮一起帮她,但想到大家都是我熟人,知道的人多了反而让她尴尬,便没对安妮讲。当小枫得知安妮请了调查公司来查他时,愤怒地选择了与安妮分手:“你对我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,那我们结婚后,怎么能经受生活的风雨?”

经历四:
    是小姐就好办 她是见过的心胸最宽大的女人,是一位工程师的太太。当一个深夜,我们盯着他老公和情人走进一家宾馆开了房后,我连忙打电话通知她来现场捉奸。她带着兄弟、侄儿等一帮人前呼后拥地打辆车冲过来了,其中有两个男子手中还拿着棒子和菜刀。 我一看情形不对,怕出人命,便在宾馆外把他们拦下,拉着她商量对策,劝她不要用这种过激的行为,今天主要是来取得证据的,情绪太激动解决不了问题。 她问,那个女人是做什么的?我告诉她是一位坐台小姐,其实跟她老公交往的同时,还钓了好几位老板级的人物。 她长舒一口气,劝住了同来的几位情绪激动的男士,把他们又原路带回。临走,轻松地对我说,是小姐就好办,我有解决的办法,就怕他和良家妇女有关系,那样就麻烦了。 我把那位夜总会小姐与另外的男人鬼混的证据也给了她。几天后,她给我送来了这次调查的报酬,高兴地说,我已经搞定了。以后他会对我死心塌地的。